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

时间:2021-04-19 22:54 编辑:www.hndd.net 来源:阿鹿的秘密基地

今日封面人物:小红书@邓邓邓

小红书号:51522zzwlbb

抖音:邓邓邓邓

图文无关 感谢授权

作者️阿鹿&温言念

根据读者「温言念」投稿故事改编

1

或许每个gay的生命里,都有那么一个特殊的直男同学。那种难以言表的默默的爱,就像是慢性毒药,一点一点沁入你的骨髓。让你知道,不想慢性自杀,就该趁早放弃。

想了很久我和他的故事要怎么写,改了很多次总觉得不满意。我们不在一个专业,但是英语课都在学院的A班上,他是我的前座,是个挺U的熊。我喜熊,但可能因为早就设下了心理防线,对他倒也没有一见钟情的感觉。

所以和他的故事很淡,顺其自然的熟悉让我不知道怎么去介绍相识相知。

2

真正开始有接触是后来一起通过考核加入卓越学院后。卓越学院隶属于校团委,师资挺好但与专业无关,除了提供了管理学和雅思选修课等资源之外,还有各种课外活动。

经过英语和申论的考核,每个学院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能通过选拔,班里各个学院的同学都有。

恰巧,我和他都通过了。

来自同一个学院的我们自然而然就联系多了些,毕竟学院安排一起晚自习的时候,我们要一起回宿舍。独来独往会显得不合群,我和他都不是性格孤僻的人。

但我们也都是孤单的人吧。记得有次路上,他突然停在转角的路灯旁,灯光昏黄,看不起他的脸,但感觉有些许哀伤。他不说,我便不问,站在他身后陪他。

“大学和高中区别好大,没有那么热闹,同学仿佛只是同学,算不上朋友。”他其实挺逗逼一个人,突然的深沉让我不由得又看了看他,圆圆的脑袋,随意的碎发,看起来很舒服平常的五官,多了些许魅力。

兴许我是从那个时候,开始有意无意地关注他的吧,就因为一个路灯下的剪影,一个忧郁的眼神。

3

如果说之前的相处,我们还是普通同学的关系,那么卓越学院安排的一次课外素质拓展就改变了一切。

素质拓展的地点安排在学院西边的樱花园。印象最为深刻的活动是动力绳圈。我们所有人围绕一根麻绳围成圈,双手握住麻绳向后走直至绷紧。他在我的旁边,我们当时还不清楚接下来要做些什么,只是随便聊了些八卦,嘻嘻哈哈。

他背后刚好有一棵樱花树,粉红的樱花开了满满一片,像朵巨大的棉花糖。三月的风偶尔带着几片樱花飞扬,缓缓落地。他笑着的脸,面色微红,不知是绯红的樱花映红了他的脸,还是他可爱的脸显得樱花更为粉嫩。

“接下来同学们蹲下来,然后向后倒拉紧麻绳!然后我来挑几个人站上去。”老师把我的思绪从想象中拉回现实,忽然意识到我已经盯着他看了太久。立马低下头,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他发现,双颊的温度迅速上升,微微发烫。

不知道上帝在玩弄怎样的巧合,他被点到了。

本来普通人站在麻绳上就已经很艰难了,何况是他这个一米八的大块头!他的手轻轻地搭在我的肩,略有些生分,不过分亲昵。在上绳后的一瞬间,我的右肩感受到了明显的压力。他紧紧握着我的肩,锁骨被抓得有些疼。我没有皱眉,而是笑着看他。

因为我知道,在这一刻我是他所有的依靠,我要给他全部的信任。就像《秒速五厘米》里,明里在小山车站等贵树的那个雪夜,贵树紧紧抱着明里,给了她全部的温暖。

他下来后立马给我揉肩,我说不疼,他还仍然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。于是我又改口:“啊,好痛,我的琵琶骨碎了!”顺势靠着他的胸膛。他没有躲避,结实的接住了我。不再揉我的肩,嘴角也忍不住上扬。

活动之后,我们就逐渐亲密了起来。再加上我是个中央空调,会习惯性地照顾别人,多买一杯奶茶,多等他几分钟。身边的同学都觉得我温柔好相处,他自然也不例外。

也可能就这样,我成为了他不仅是同学的朋友,有空的时候就会一起吃饭,一起看电影。

“我从来没遇到过任何一个像你的朋友。”他说。

4

对于我们这种喜欢同性的人,朋友和情人的度真的太难以拿捏。对他的感情,我早已分不清是友谊还是爱情。

即使自以为心中早就竖起来一堵隔绝直男的城墙。我以为它固若金汤,实际上连一个眼神也无法抵挡。我就这样陷入了暗恋直男的泥潭。

有次他去取电影票,我又突然想起新海诚的那句话,“如果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那么两颗心需要多久才能靠近?”

抬头看他,他左手拿着奶茶,右手在扫码,一米八的个子,稳稳地站着,取票机屏幕上跳动的小人刚好错位站在他的肩,似乎是个很好的依靠。

他转过身,我连忙低头看手机。心猿意马地划动着屏幕,漫不经心地问:“周三的宣讲会你去听吗?”卓越学院每两周提供的公开课与宣讲会,他几乎都是不来的,找我签个到就好。

“不去,忙死了,我周三要把自控复习一下。”他撵着手里的两张电影票,平淡地说着预设的计划,“你们自控学到第几章了?根轨迹那章真让人头大。”

“我们下节课才讲。”

好在除了卓越学院,我们还都在电气工程学院。专业不同,交集的地方还是有很多,不然是不会有这样经常一起看电影的机会的。他打算去德国留学,对绩点要求很高。

稍不说话,沉默就肆意生长,像一片爬墙虎瞬间湮没了整片南墙。

大厅的屏幕闪烁着近期的电影,画面里易烊千玺跟在周冬雨身后,低声说:“你保护世界,我保护你。”他嘴角上扬,满满的宠溺。

我看着他左手指尖从左到右依次点在桌面上,发出欢快的“马蹄声”,不由得笑了出来。和他在一起我就变得无趣很多,除了聊学习便想不到其他八卦或是趣事。他倒是泰然自若,喝几口奶茶,波澜不惊。

5

还有一次,也是去看电影。

蜘蛛侠《英雄远征》,剧情数次反转,比当初复联四看起来跌宕起伏。看电影的时候,我很少出声,也不能去看他。在这同一个时空,我们明明紧紧相依,但仍然感受不到他的心跳。

“啊,真爽!”看完电影离场,他像投篮一样把喝完的奶茶扔进垃圾桶,然后转过身蹙起眉,摇着头笑着跟我吐槽,“可惜女主太丑了。”

我迎上他,摸着他的肚子再顺着腰把他转过去:“我觉得挺好啊,虽然是非裔美国人,但挺有韵味的啊。你要求太高了,这都不喜欢?”

“不行,我比较喜欢白点,可爱的。我高中一个同学,双眼皮桃花眼,真是好看死了。”

“噗,还好我不是女生,不然岂不是要被你追?”我笑着跟他一起出了电影院,欲擒故纵,反咬一口。

街道边霓虹闪烁,对面的肯德基人来人往,聚散匆忙。他突然转过身,电影院的灯牌照红了他的脸。“你也是双眼皮吗?我倒是没注意。”他坏笑着看我。

我抬起头,对上他的眼,细长眉眼的三千流光里是我。

笑容僵在了他的脸上,我推了他一把,说:“还不快点走,不是射箭吗?”

我沿着栏杆往巷子里面走,不管他。他也没说话,两个人兀自向前。一臂的距离,分不清远近。

暗恋是雨天的车窗,雨水淅淅沥沥地在窗外作画,将我的心画的纷繁复杂,心乱如麻。内窗是他,是我看不到的心境,波动几何,平静几许,我都不知道。

“时间还早,一起去射箭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怎么会不好呢,只要能陪在你身边,相顾无言我都可以。

6

箭馆我们很少去,不过因为《撒野》里的名场面,我对射箭一直有种向往。

丞哥箭法很准,朋友们让他赶紧参赛,奖励是一瓶酒。大飞偷偷买了一瓶一样的酒,但丞哥很执着地要拿下第一,他和大飞说,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他。(撒野剧情)

通往箭馆的路上,转过头看他,倒也没有沉默的尴尬,他在傻傻地笑。我也想箭馆有活动,哪怕只是赢个小玩偶,送给你。暗自当成定情信物,也能高兴很久。

“你还记得姿势吗?我都有点忘了。”即使显得自己有点笨,但还是想办法打破沉默。

“还好,你姿势比我标准,拿到弓就想起来了。”他抬起手,要摸我的头。

没有躲开,起初不太适应,有点发麻,手掌整个搭在我头上的时候,反而舒服了很多,突然他坏笑起来,“你要是女的就好了,这么可爱,快过来,让我体验一下搂着女朋友的感觉。”

“滚滚滚,是让我体验一下。”我反手搂住他的腰,揉揉他的肚子。

在楼道里勾肩搭背属实暧昧了些,街道上的昏黄灯光,透过窗户照射到楼道里,给扶手镀上一层金黄的光辉,给我一种我们在走向什么殿堂的错觉。时间如果可以变成慢镜头,我希望是一万年。

箭馆在三楼,入门第一眼看到的还是老板养的猫,两只布偶乖乖地躺在猫爬架上,缩成一团,睫毛在浑圆的眼球上扑棱扑棱,天真可爱。他是熊,我觉得熊都是像猫的生物,圆脸粗眉,想像撸猫一样揉他的肚子。

箭馆位置不多,我让他先去玩。他拿到弓,向我挑了下眉,抬手,收背拉弓,右手食指贴到下巴,放箭!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不知道炫耀显摆个什么劲,又没有可爱的妹子在旁边。

接下来便是一组重复的动作,他认真地瞄靶,我认真地看他。

他拉满弓,一副严肃的神情却没有半点威严的杀气,抿起的嘴唇加上不算大却炯炯有神的眼睛在我看来显得有些可爱。只看身材的话,高大魁梧,拉弓的手臂,紧致有力隐隐约约露出肌肉的线条,再加上毛绒绒的一层汗毛竟让我联想到了弯弓射雕的成吉思汗。

我是那只雕,中了他射出的丘比特之箭。

“发什么呆呢?”不知不觉他已经射完一组箭。

“噗,看帅哥呢!入迷了!”我从来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调戏他的机会,这话真作假时假亦真。他也只是笑笑,把弓递给我。

两只胖布偶兴许是坐累了,不耐烦地四处打量。猫也会有这种复杂的情感吗?两个人做着情侣该做的事,却只是朋友。又或许,直男之间也常常会一起看电影,我和他真的多了一层暧昧吗?或者只是我自作多情?

我不知道。

这次拿的是十八磅的弓,拉的时候略微有些吃力,但还是将弦拉过下巴,想用力撕开这那层看不见的膜,射破他和我之间那道真实存在却摸不到的隔阂。

7

轮流放了几组箭,都有点累了。

下楼才发现已经不早了,看了看手表,晚上十点半了。宿舍十一点门禁,打的肯定还赶得上,但还是抱怨说可能来不及了。

“那不如去我家吧,跟我睡。”他的语气倒是很轻松。他家就在学校附近,宿舍有人打鼾,大三课又不多,所以他一般都是回家住。

好啊!好啊!心里乐开了花。

两旁的路灯绵延到了视野尽头的远方,像铺上彩灯的长城,长城上的我们,一步两步,淹没在一片苍茫。

“还是不麻烦了吧,打个的还来得及。”天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种违心的话,我真的分不清我们之间究竟是不是只是朋友了。

“对了,这个给你,马上就要寒假了,就提前祝你生日快乐了。”我从包里拿出一只皮卡丘挂件,当初一起看《大侦探皮卡丘》的时候,他对这黄耗子的喜爱溢于言表。

“行,谢了,那明年开学再见!”他等回家的公交,我等回校的出租车。没有再说话,偶尔互相看看对方的脸,那温柔的眼。

我喜欢他,他对我也有好感,即使无关性欲。

有时候也会想入非非,如果他再邀约一次,我是否可以顺理成章地答应?倘若晚上我控制不住自己,踏入雷池,他是会享受肉体的欢愉,并接纳我的喜欢,还是厌恶到决绝地抽身离开呢?

算了,他这么好一个人,我的世界没有太阳,万一把他拉进了我的世界,那我万死难辞其咎。这么好的人,该幸福地去过他自己的人生,我做好朋友的本分,不打扰。

回到宿舍后躺在床上,他问到了没,发了句语音,笑着温柔地说晚安。

看不见你的笑,我怎么睡得着。你的身影这么近,我却抱不到……

周杰伦的《彩虹》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回放。

8

原以为寒假结束就会见面。没想到突然爆发的疫情,让这个寒假直接延续到了毕业。

学校不鼓励我们返校,但还是会提供回校的机会。就这么一次了,在家的时候,我就在想即便是为了见他一面也要回去,可是真正到了学校,却没有勇气联系。

寒假的时候头脑发热和他交待了我是gay的事情。尽管他笑着说正常,没事,我却再也做不到肆无忌惮地约饭和调戏。

还有六天毕业,他没返校,也没找我。

还有五天毕业,忍不住发信息说毕业快乐,很遗憾没机会准备毕业礼物了。

还有四天毕业,他仍然没有回复我昨天的消息。

还有三天毕业,他回复说毕业快乐,还可以见一面。

还有两天毕业,我在封闭式管理的学校出不去,他在外面的世界进不来。

还有一天,今天,拿完双证我赶紧出了校门。他家就在学校门口那条街道两个路口后的拐角驾校的另一边,也不算特别远。

没有勇气联系他,但或许可以遇见。

我拖着行李走到了驾校附近的路口,在红绿灯的这边。四边柏油路面上铺了一层淡黄的栀子花。我看着缓缓飘落的花瓣。

或许也是,秒速五厘米。

红绿灯闪烁在夏天的微雨的大气里,带来令人怀念的感觉。

马路对面一个男生走过,看样子是去驾校的,他一米八左右的个子,微胖,双肩包上挂着一只皮卡丘。那一瞬间,我的心里亮起一道微光。

我们几乎是背对着,不回头就不会看到。

我没有喊他。

9

新海诚是这样描述的:

两个人朝着相反的方向走着,如果现在回头的话……那个人一定也会回头,他怀着这种强烈的想法,虽然没有任何根据,却非常确信。于是在完全走过交叉口的时候,他缓缓转身看向那名女子。她也慢慢回头,两人目光交汇……

上帝真是喜欢和我开玩笑,竟上演了动漫里一样的戏码,在心与记忆激荡起来的瞬间,一辆公交挡住了我的视线。在公交开过之后,他还会在吗?

在或不在都无所谓了,等这列公交开过之后我就回头去坐回家的车吧,我在心里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细雨微凉,模糊了视线,远方的车灯在眼里散射出斑斓的色彩,加快了拖动行李箱的步伐,今天我要离开这座城。

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我们也曾靠得那么近。

声明:文本改编自读者「温言念」投稿的真实故事。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。

894
82

- END -

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
转载请注明: 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ndd.net/wenxue/20210419/200.html

黄锦树《雨》:大海何处不起浪,大地何处未遭雨
« 上一篇2021-05-13
男同小说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
下一篇 »2021-05-13

【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】相关阅读

黄锦树《雨》:大海何处不起浪,大地何处未遭雨

黄锦树的《雨》就如书名一样朦胧,难以捉摸,阅读的时候读者极易串场,很难分清每一篇的人物到底谁是谁。就比如《雨》八篇里的“辛”,《后死》里的“L”和“M”,《仿佛穿过林子便是海》里的“你”和“她”。而且,

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

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

今日封面人物:小红书@邓邓邓 小红书号:51522zzwlbb 抖音:邓邓邓邓 图文无关 感谢授权

男同小说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

小海蜀山修炼三年,出山之后一路历练不少,经过多次事情之后,日渐变得成熟起来,做任何事情更加稳当不像刚出茅庐的青涩小子了。这一日,小海第一次施展空间撕裂之术,在空间撕开之后一头钻了进去,因为用力过大,小

两个艺考生的故事

两个艺考生的故事

今日封面:电视剧《上瘾》剧照 图文无关 特别通知: 秘密基地致力于真实同志故事分享,欢迎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朋友,来分享你的生活。每个人的故事,都值得被倾听。

朱子夏:是什么将我们捆绑

朱子夏:是什么将我们捆绑

是什么将我们捆绑? ——评郑小琼小说 《双城记》 作为一名诗人,郑小琼在《双城记》中进行了一场以创作诗歌的方法来创作小说的尝试——这样的论断似乎在表明,小说在文字表达上具有极强的流动性和诗歌气质的同时,某

我的帅同事直男,衷心祝福他

方旗是我公司的同事,人长的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,开朗阳光,可谓是人见人爱的小鲜肉,不过唯一的是他还没有女朋友,让我们这些同事都很着急,很想赶紧给他介绍个漂亮的女朋友,当然这些同事里面我除外,因为我是喜欢

爱慕你,是一场永不落幕的少年心事

爱慕你,是一场永不落幕的少年心事

谢谢你,让我永远记得,那个坐在场边看着球包,由衷欢喜雀跃的青春。 文|B先生故事|小文 |经典爱情小说男同小说

同志爱情故事:路洋和面包同行的十五年

同志爱情故事:路洋和面包同行的十五年

36岁的路洋和40岁的面包生活在杭州,他们已经在一起十五年了。 如今的他们已经过上了非常平稳的生活,两个都做着管理相关的工作,所以除了在生活上有着音乐、美食、游戏与宠物等共同爱好与话题外,在工作上也有许多共

工地板房里,有着我和他的美好岁月

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我叫李大成,是一名“包工头”,我要讲的,是我和手下一名的民工大壮的故事。

画笔下的白马王子

画笔下的白马王子

有人喜欢有人爱的时候,天空都格外的蓝,空气也格外的甜,我的眼里所见的所想的都是最美的画面,说实话不只是和人有关系,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,本身就让人心情愉悦。岳少S拉着我的手,是那样的有力量,让我有安全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