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经典:在瓦尔登湖边与梭罗相逢

时间:2021-04-02 10:10 编辑:www.hndd.net 来源:网络

近日重读《瓦尔登湖》,它依旧那么宁静、寂寞。我不知道作为一本自然主义散文经典,为何梭罗要将其写得如此艰涩,引用大量古希腊、罗马、印度和中国的典籍,并有上千种动植物的描述,没有古典学和博物学基础便难以完整领略文本之美。

带着疑惑,我穿越时光来到1847年9月的午后,在梭罗故乡康科德镇外乡间籍籍无名的小湖边,寻找这位摆脱城市生活、与自然为伴、与鸟兽为邻的年轻人。

远远见到他时,30岁的亨利·戴维·梭罗在湖边凝望着深不见底的湖水。在阳光的照耀下,深邃的湖水显示出不同层次但极其丰富的蓝色。这里人迹罕至,是个非常安静的地方。我快步走过去,和他一样凝望。沉默良久,他终于回头看见我了,便有了以下的对话。

知道这湖有多深吗?

有人说这湖没有底。前几天我用一根鳕鱼线,一头系上一磅半重的石头丢到水里,所以我知道,湖水最深的地方有107英尺。这么小的湖面,却有这样的深度,真让人惊奇。是的。水如此清澈。你看,那里有一群群鲈鱼和小银鱼,每只大概只有一英尺长。你甚至能看清鲈鱼身上的道道横纹。如果你待久一些,还会看到苍鹰翱翔于上空;野鸽子三三两两疾飞而过,或者在白松枝上蹦上跳下,尽情地啼唱;鱼鹰插进波平如镜的瓦尔登湖,叼起鱼儿复返长空;水貂鬼鬼祟祟地走出沼泽,在岸边抓住青蛙;飞来飞去的刺歌雀压弯了莎草。听吧,火车来了。

我搬来这儿的前一年,波士顿至康科德镇通了火车,每天四班列车往返,我父母家又正好在火车站附近,太热闹了。我搬来这里,听见火车从不远经过,时而渐渐消歇,时而越来越响。

我们需要的是理智,而不是速度。如今的生活太过匆促。人们认为这国家有必要兴办商业,出口冰块,借助电线交谈,以及乘坐时速三十英里的交通工具,他们对此深信不疑;但至于我们应该活得像狒狒,还是像人类,大家反倒不确定了。

我每年为最基本的物质,需要的劳动时间仅为六个星期,其余的时间用来阅读和写作。尽管身外财物比谁都少,但内心财富比谁都多。绝大多数奢侈品,以及许多所谓的生活的舒适,非但是多余的,而且还会妨碍人类的提升。最聪明的人,往往过着比穷人还要简单和俭朴的生活。

我反对把改善物质条件当成人生最高、甚至唯一的目标。我不想浪费时间去谋取华美的地毯或者其他高级的家具,或者佳肴美食,或者希腊式、哥特式的房子。文明虽然改善了我们的房屋,却没有同样改善居住在房屋里的人。假如文明人的追求并不比野蛮人高尚,假如他把生命的大部分都只用于谋取基本的必需品和舒适品,那么他为什么要比野蛮人住得更好呢?

当然,如果有人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这些东西,并且获得后知道合理地使用它们,那么我也并不反对他们的追求。

其实我倒不强求别人采取我的生活模式,既因为在他熟练地掌握这种方式之前,我自己可能已经过上另一种生活,也因为我希望这世界上有尽可能多与众不同的人;但我盼望每个人都能非常清醒地去发现和追求他自己的生活方式,而不是模仿他的父亲、母亲或者邻居。每个人都能够清醒地活着,追随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和想法,去成为与众不同的、独立自主的人。

需要知道,没有哪种思考或做事的方式,无论它是多么的古老,值得我们盲目地去跟从。今天每个人宣称或默认为万世不移的真理,到明天也许就会被证明是谬误,只是黑色的烟雾。有些事从前的人说你不能去做,结果你尝试之后发现你是可以去做的。

这几日已是最后的时光。上个月,我的朋友兼导师爱默生邀请我再次住去他家里,在他到大西洋彼岸讲学时帮助照顾妻小。我已经答应为他分忧,毕竟我们相处向来融洽。

梭罗、木屋和深邃的湖在身后渐渐成为一幅画卷。我知道,梭罗七易其稿的《瓦尔登湖》此后命运多舛,即使被爱默生、霍桑、梅尔维尔、威廉·埃勒里·钱宁、阿摩司·勃朗森·阿尔克特等彪炳美国文学史的人物盛赞为“呈现出独特的美国风格”,但梭罗印刷的1000册用了5年才卖完,而且没有加印。

还好梭罗本人对此不太在意,他依旧保持了湖边生活的宁静淡泊,从事各种兼职,在父亲亡故后接手了家里的铅笔厂,空闲时继续研究大自然和印第安人历史。这位生前寂寞的作家,在生后却拥有众多知音,进入20世纪,学界对他和《瓦尔登湖》的研究成果可谓汗牛充栋。在政治上,他启发了圣雄甘地和马丁·路德·金;在社会上,约翰·巴勒斯、约翰·缪尔等美国环保运动的先驱都尊称他为精神导师;在文学上,他的写作理念和技巧深刻地影响了包括薇拉·凯瑟、马塞尔·普鲁斯特、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、厄尼斯特·海明威等无数作家。

回望《瓦尔登湖》,我耳边依旧回响着告别时梭罗的话:让我们如大自然般悠然自在地生活一天吧,别因为有坚果外壳或者蚊子翅膀落在铁轨上而翻了车。让我们该起床时就赶紧起床,该休息时就安心休息,保持安宁而没有烦扰的心态;身边的人要来就让他来,要去就让他去,让钟声回荡,让孩子哭喊——下定决心好好地过一天。

1866
187

- END -

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
转载请注明: 散文经典:在瓦尔登湖边与梭罗相逢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ndd.net/wenxue/20210402/165.html

短篇小说|艾丽斯·门罗《湖景在望》
« 上一篇2021-05-13
丑牛(短篇小说)
下一篇 »2021-05-13

【散文经典:在瓦尔登湖边与梭罗相逢】相关阅读

同志爱情故事:路洋和面包同行的十五年

同志爱情故事:路洋和面包同行的十五年

36岁的路洋和40岁的面包生活在杭州,他们已经在一起十五年了。 如今的他们已经过上了非常平稳的生活,两个都做着管理相关的工作,所以除了在生活上有着音乐、美食、游戏与宠物等共同爱好与话题外,在工作上也有许多共

工地板房里,有着我和他的美好岁月

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我叫李大成,是一名“包工头”,我要讲的,是我和手下一名的民工大壮的故事。

画笔下的白马王子

画笔下的白马王子

有人喜欢有人爱的时候,天空都格外的蓝,空气也格外的甜,我的眼里所见的所想的都是最美的画面,说实话不只是和人有关系,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,本身就让人心情愉悦。岳少S拉着我的手,是那样的有力量,让我有安全感。

短篇小说|艾丽斯·门罗《湖景在望》

艾丽斯·门罗(1931.07.10~),加拿大女作家。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《快乐影子之舞》、《逃离》等。

散文经典:在瓦尔登湖边与梭罗相逢

散文经典:在瓦尔登湖边与梭罗相逢

近日重读《瓦尔登湖》,它依旧那么宁静、寂寞。我不知道作为一本自然主义散文经典,为何梭罗要将其写得如此艰涩,引用大量古希腊、罗马、印度和中国的典籍,并有上千种动植物的描述,没有古典学和博物学基础便难以完

丑牛(短篇小说)

小说标题:《丑牛》 文/沙君贤 插图:李金舜 包产到户那一年,我们家分到了六亩地和一头牛。那六亩地里有旱涝保收交通便利的河滩地,也有杂草丛生遍地乱石的山坡地。父母很知足,说庄稼人只要有了自己的土地,就不

黄锦树《雨》:大海何处不起浪,大地何处未遭雨

黄锦树的《雨》就如书名一样朦胧,难以捉摸,阅读的时候读者极易串场,很难分清每一篇的人物到底谁是谁。就比如《雨》八篇里的“辛”,《后死》里的“L”和“M”,《仿佛穿过林子便是海》里的“你”和“她”。而且,

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

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

今日封面人物:小红书@邓邓邓 小红书号:51522zzwlbb 抖音:邓邓邓邓 图文无关 感谢授权

我的帅同事直男,衷心祝福他

方旗是我公司的同事,人长的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,开朗阳光,可谓是人见人爱的小鲜肉,不过唯一的是他还没有女朋友,让我们这些同事都很着急,很想赶紧给他介绍个漂亮的女朋友,当然这些同事里面我除外,因为我是喜欢

爱慕你,是一场永不落幕的少年心事

爱慕你,是一场永不落幕的少年心事

谢谢你,让我永远记得,那个坐在场边看着球包,由衷欢喜雀跃的青春。 文|B先生故事|小文 |经典爱情小说男同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