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小说|艾丽斯·门罗《湖景在望》

时间:2021-04-02 10:10 编辑:www.hndd.net 来源:网络

艾丽斯·门罗(1931.07.10~),加拿大女作家。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《快乐影子之舞》、《逃离》等。

1931年7月,门罗(本名艾丽斯·安·莱德劳)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休伦县文海姆镇。1968年发表第一部短篇小说集《快乐影子之舞》,并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,后来共创作了14部作品并多次获奖,同时作品被翻译成13种文字传遍全球。2013年10月10日,艾丽斯·门罗获得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使得世界学者的目光聚集到了加拿大文学。门罗以她的克制和机敏的讽刺被人欣赏,她的小说点到为止,这让她被冠以“加拿大契诃夫”的名头。

《亲爱的生活》是门罗的最新作品,这部小说集讲述了平凡生活中的逃离与回归、意外与偶然、生命与死亡、伦理与责任。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佩尔·韦斯特伯格认为《亲爱的生活》是“最具门罗个性的作品”。门罗自己也表示,这是她最好的作品。这部作品的魅力不仅在于小说所体现出的独一无二的现实感,更在于独特的“门罗式叙事”艺术。A.S.拜厄特这样评价门罗的叙事艺术:“她的故事是片段性的,时空颠倒的,启示性的,但是它们通常能在很短的篇幅中表达出一种整体性,一种完整的生命体验,并指明背后所蕴含的哲理。”

《湖景在望》称得上是最没有门罗色彩的一篇,一个生活在养老院的丧偶的逐渐失去记忆的老妇人,在梦境中去到一个陌生的小镇,她在这里寻找一个可以看失忆症的医生,但当她到达之后,却忘记了医生的名字,只能沿路打听。正是在这漫长的寻找过程中,她看到了沿街的各种居民:看起来像殡仪馆的学校,两个被问路的男女,整理花园的男人,这个男人让她感到十分熟悉,还建议她去湖景疗养院找这个医生。当她到了疗养院才发现,自己其实正是住在这里的一份子,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。与门罗其他作品相比,这个故事结局的反转无疑是最直击人心的,用绝大部分的篇幅用来描绘梦境,如果不是梦醒了,根本不会想到前面的一切都是假的。

她得停下来想一想。

这里没有开灯。很快就会暗下来。尽管外面还有一线阳光,屋里似乎已经在变暗了。没有人会来,他们都已经完成了工作,至少是在楼房这一部分的工作。现在他们安顿在哪里,就会一直待在哪里。

她张开嘴大声叫喊,却似乎发不出声音。她浑身发抖,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让呼吸进入肺里。仿佛喉咙里有一张吸墨纸。窒息。她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不同的事,不仅如此,她还必须相信不同的东西。冷静。冷静。呼吸。呼吸。

她不清楚慌乱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还是很短的时间。她的心在咚咚地跳,但她差不多安全了。

这里有一个女人叫桑迪。她别的胸针上写着这个名字,而且南希认识她。

“拿你怎么办好呢?”桑迪说,“我们只不过想让你穿上睡袍。你却吵吵闹闹,像一只害怕被做成晚餐的小鸡。

“你一定是做梦了,”她说,“梦见了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”南希说,“过去我丈夫还活着而我还开车的时候。”

“你有辆很棒的车吗?”

“沃尔沃。”

“瞧,你脑子真好使。”

在描述过程中,门罗从多方面刻画老妇人的心理活动:文章开头的以老年病的自嘲,以及后来碰到的殡仪馆,正是老妇人对老年及死亡的畏惧;沿街居民的生活描写,被问路的女士的青春活力,以及回到丈夫去世之前的梦,则透露出老妇人对婚姻生活和年轻的回忆和向往;梦境最后的试图打开的两扇门,其实就是一种隐喻,隐喻生活在困境中的老妇人试图寻求出路却又无法找到出路的恐惧,在整篇小说中,女性的敏感、对婚姻的向往和不满、对青春的回忆、对异性的吸引,对死亡的恐惧都交织在一起,比起天堂,她更想活在梦里。

梦境本身就是非线性的,它跨越时空,亦真亦假,荒唐离奇。阅读过程中,读者会面对很多疑惑:为何这个女人把时间弄混了? 为何记载医生名字的纸上写着丈夫已过世的姐姐的鞋码?为何男孩子会倒骑着自行车? 为何小镇破败而萧条? 为何六角形玻璃房子会有进无出? 小说结尾与梦境完全断线,南希与护士的对话让读者恍然大悟,原来这一切都是老年痴呆病患者的梦境,荒诞却合理。虚构的梦境滑稽而荒诞,而年老体衰所带来的孤单、无助和恐惧却真实而强烈。

门罗以往的作品最为常见的是女性与自我矛盾、与家庭矛盾、与男性矛盾,从这些矛盾中寻找属于女性的主体意识,《假发时间》中的玛格丽特通过丈夫的出轨看到了自己未曾失去过的力量;《逃离》中的朱丽叶走出原生家庭,以独立个体的身份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;《一点儿疗伤药》中“我”跳出了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,不断认同自己,与自己和解。但《湖景在望》跳脱出了门罗以往这些作品的框架,更多的是她对于人生的感悟。

门罗以往的小说以生活为主,从细节之处见道理,而《湖景在望》结尾处更像惊悚电影才会有的反转,虽然这个故事看似俗套,但门罗赋予了这个故事一个新的内核,更多的呈现出一个老年妇女的恍惚、对生活的不确定和恐惧,这不仅丝毫没有削减小说的艺术魅力和感染力,而且读后会让人回味无穷。

多线条和碎片化叙事手法是门罗最为拿手的,虽然有时很难参透其中蕴含的道理,甚至有时会感觉一头雾水,但就是会被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吸引,感觉这就是生活的真相。说到底,门罗的小说对生活的真相负责,或者可以这么说,她说看到的“真”是什么样的,她笔下的生活就是怎么样的,门罗不会因为欣赏反抗的女性就给她们安排一个理想的结局,也不会因为质疑过于安静的村镇,就给大城市披上梦幻的糖衣,平淡的生活也蕴藏着惊心动魄。门罗的叙事节奏也与众不同,小的场景描写得细而又细,寻找医生路上的所见所闻,无一不细致到位,但最后梦醒却是一笔带过。或许这就是门罗对生活的理解,“一次次逃离的闪念,就是这样无法预知,无从招架,或许你早已被它们悄然逆转,或许你早已将它们轻轻遗忘。”

-END-

2154
219

- END -

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
转载请注明: 短篇小说|艾丽斯·门罗《湖景在望》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ndd.net/wenxue/20210402/164.html

画笔下的白马王子
« 上一篇2021-05-13
散文经典:在瓦尔登湖边与梭罗相逢
下一篇 »2021-05-13

【短篇小说|艾丽斯·门罗《湖景在望》】相关阅读

同志爱情故事:路洋和面包同行的十五年

同志爱情故事:路洋和面包同行的十五年

36岁的路洋和40岁的面包生活在杭州,他们已经在一起十五年了。 如今的他们已经过上了非常平稳的生活,两个都做着管理相关的工作,所以除了在生活上有着音乐、美食、游戏与宠物等共同爱好与话题外,在工作上也有许多共

工地板房里,有着我和他的美好岁月

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我叫李大成,是一名“包工头”,我要讲的,是我和手下一名的民工大壮的故事。

画笔下的白马王子

画笔下的白马王子

有人喜欢有人爱的时候,天空都格外的蓝,空气也格外的甜,我的眼里所见的所想的都是最美的画面,说实话不只是和人有关系,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,本身就让人心情愉悦。岳少S拉着我的手,是那样的有力量,让我有安全感。

短篇小说|艾丽斯·门罗《湖景在望》

艾丽斯·门罗(1931.07.10~),加拿大女作家。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《快乐影子之舞》、《逃离》等。

散文经典:在瓦尔登湖边与梭罗相逢

散文经典:在瓦尔登湖边与梭罗相逢

近日重读《瓦尔登湖》,它依旧那么宁静、寂寞。我不知道作为一本自然主义散文经典,为何梭罗要将其写得如此艰涩,引用大量古希腊、罗马、印度和中国的典籍,并有上千种动植物的描述,没有古典学和博物学基础便难以完

丑牛(短篇小说)

小说标题:《丑牛》 文/沙君贤 插图:李金舜 包产到户那一年,我们家分到了六亩地和一头牛。那六亩地里有旱涝保收交通便利的河滩地,也有杂草丛生遍地乱石的山坡地。父母很知足,说庄稼人只要有了自己的土地,就不

黄锦树《雨》:大海何处不起浪,大地何处未遭雨

黄锦树的《雨》就如书名一样朦胧,难以捉摸,阅读的时候读者极易串场,很难分清每一篇的人物到底谁是谁。就比如《雨》八篇里的“辛”,《后死》里的“L”和“M”,《仿佛穿过林子便是海》里的“你”和“她”。而且,

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

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

今日封面人物:小红书@邓邓邓 小红书号:51522zzwlbb 抖音:邓邓邓邓 图文无关 感谢授权

丑牛(短篇小说)

小说标题:《丑牛》 文/沙君贤 插图:李金舜 包产到户那一年,我们家分到了六亩地和一头牛。那六亩地里有旱涝保收交通便利的河滩地,也有杂草丛生遍地乱石的山坡地。父母很知足,说庄稼人只要有了自己的土地,就不

黄锦树《雨》:大海何处不起浪,大地何处未遭雨

黄锦树的《雨》就如书名一样朦胧,难以捉摸,阅读的时候读者极易串场,很难分清每一篇的人物到底谁是谁。就比如《雨》八篇里的“辛”,《后死》里的“L”和“M”,《仿佛穿过林子便是海》里的“你”和“她”。而且,

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

我和直男优熊:樱花飘落的速度,是秒速五厘米

今日封面人物:小红书@邓邓邓 小红书号:51522zzwlbb 抖音:邓邓邓邓 图文无关 感谢授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