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故事来源:夜生 主播:路过人间 来源:也楼“你睡觉的样子,真可爱。”说完,他就出其不意的亲了一下我的脸颊,笑了笑后,拉着...

故事来源:夜生 主播:路过人间 来源:也楼

那一年,我和学长看了一场电影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“你睡觉的样子,真可爱。”说完,他就出其不意的亲了一下我的脸颊,笑了笑后,拉着我的右手,十指交扣,直到电影结束。

走出电影院时,他还迟迟不肯放手。

“到了门外你还不放手吗?”我弱弱地问道。

“为什么要放手,这是我宝贝儿的手儿,我为什么要放呢?”他的手拽得更紧了一些,我的脸唰一下就红了。

“那,那,那好吧,但是到了学校就不能牵了。”

那一年,我和学长看了一场电影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图由作者提供

“为什么呢?”他故作懵懂。

“因为怕你那些小迷妹揍我呀!”

“不怕,有我在。”他摸了摸我的头。

“那也不行。”

“好吧,好吧,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那天晚上,我和学长散步走回学校。一路上,我们聊了许多过往,他说自己一直小心翼翼的混圈,生怕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,他不想和女生有太多的交集,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流言四起时,人人都以为自己是正义的侦探,殊不知口水也能成为利刃。

后来,他说已经看好学校附近的房子,打算搬出学校,在外面租房,如果我愿意与他一起,生活用品他就要准备双人份。

我没有犹豫,说了句,“好,我跟定你了。”

那天,他将我送到宿舍楼下,还不忘叮嘱我一番,“你以后就不要管我叫学长了吧。”

“那叫什么呀!”

“我叫尹哲文,你可以叫我尹哥或者哲文,当然,你叫我老公也可以。”

那一年,我和学长看了一场电影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“这些名字都不好听,我觉得应该管你叫老尹,因为你比我大呀。”

“不行不行,这样叫会把我叫老的。”

“那我还是叫你尹学长吧。”

“算了,就叫老尹吧,起码比尹学长强。”

老尹回到宿舍后,再次给我发来微信,“记得把东西收拾收拾,这两天就搬出来。”

其实,老尹早在大四上学期就萌生出在外租房的打算,可迟迟没有行动,我的出现加快了他的计划。

那两天里,他四处看房,最后选中了一间小复式,客厅与餐厅相连,还有一个小小的阳台。

清晨醒来,阳光透过玻璃,直直的打在淡绿色的沙发上,爬上狭窄的楼梯,就是我和老尹的卧室,榻榻米旁摆放着一个投影仪。

老尹说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光,我依偎在他的怀里,淡淡的发香飘进他的心房,让他感觉自己就像一阵烟,轻柔的在半空荡着,落不下来。

他多么希望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,看一场最长的电影,慢慢睡去。

我还记得同居的第一天晚上,老尹见我回到家中,直接将我推倒在沙发上,“宝贝,要不要干点别的呀!”他露出可怕的笑容,慢慢的靠近我。

我下意识的大叫:“不要啊!啊......”

“叫什么叫,我又不能吃了你。”他用食指刮了刮我的鼻子。

“我的意思是咱俩去洗澡,洗完澡,拿点儿吃的,上床看电影儿。”

“切,我以为什么呢,真是的。”我一阵冷笑。

“你这个小屁孩儿,每天脑子里想什么呢。”

“快去洗澡吧。”我推着他走进了浴室。

他扒着门框,探出湿漉漉的头发,“你真的不要和我一起洗么?”

“不要!”说完,我立刻将浴室门关上。

那一年,我和学长看了一场电影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我和老尹的同居生活充斥着尘世的味道,一下楼,喧嚣的叫卖声,衣料的摩擦声,还有空调冷水打在塑料棚上的碰撞声。

一回到家里,打闹声、流水声、喘息声。

我们在清晨结伴上课,傍晚,才又在学校西门的咖啡厅汇合。学长喜欢冰美式,而我喜欢焦糖玛奇朵,附带一块抹茶千层。久而久之,这家咖啡厅也成了我们俩的老地方。

学长总会滔滔不绝地讲述天文和星座方面的奇怪知识,偶尔也说起身边的人,我听得津津有味,就像一个公主在倾听王子讲述传奇的经历,那双蓝宝石眼眸里流动着倾慕之情。

那时,我们的爱情就像一枝水晶玫瑰,在阳光下闪耀着七彩的光华。

咖啡厅里还有很多猫,有时它们会跳到我的身上,学长总会在这时凑到我的身旁,轻轻地抚摸着小猫,好像在宠溺着我们的孩子。

那一年,我和学长看了一场电影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图由作者提供

或许是那段时间被学长长期投食,我的牙齿竟开始隐隐作疼。

有天晚上,我疼到无法入睡,一直紧皱眉头,翻来覆去。

他急忙起身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“我的牙好痛哦。”

“来,你张嘴我看看。”

我按照学长的指示,微微张嘴,他拿着手机闪光灯仔细地勘察我的口腔,随后竟蹦出一句,“牙齿看起来很好啊!”

我抑制住想要打他的冲动,“你又不是牙医,你懂什么,我快疼死了。”

“那我们去医院吧,牙疼不是病,痛起来要人命。”

那一年,我和学长看了一场电影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到了医院后,医生说是智齿发炎引发的疼痛,建议我一劳永逸,将智齿拔掉。

学长急忙关切道,“那拔完后会有什么影响吗?”

“没什么影响呀,其实智齿拔不拔都可以,但如果会疼,就忍一时之痛拔了吧,不然以后上火了,也会牙疼。”

我实在不想让自己遭罪,急忙拒绝,“医生,我不要拔牙,可不可以开点药吃啊?”

还没等医生回话,老尹立刻训斥道,“不行,医生说了你都感觉到痛了,就必须要拔。”

“不要,我不要。”

老尹拗不过我的坚持,只好让医生开了点止痛药,随后便回到了家里。

隔天,老尹帮我请了假,自己回到了学校上课。

他出门时,我故作可怜地撒娇道,“回来的时候能帮我带块儿抹茶蛋糕吗?”

“不行,你牙痛!现在不能吃蛋糕,不能再和你说了,要不然就迟到了。”老尹说完,直接关上了门。

直到傍晚,老尹才回到家中,手上还拎着我最爱吃的抹茶蛋糕。

“老尹,你真好,嘴上说不买,这不还是买了吗!” 我刚要把蛋糕拿走,老尹就把手挡在我的面前,“这不是给你的,是我的,我都说了你不能吃。”

“那你买它干嘛?”

“看着我吃啊。”

老尹故意拍了拍衣服,像是在拂去身上灰尘,庄重地坐下后,慢条斯理地拆开蛋糕盒,用精致的小叉子缓缓地舀了一勺,拿着勺子绕过我的鼻头,再慢慢地递进早就张开的嘴里,吧唧着嘴,吃了起来。

看着老尹津津有味的样子,我心里一阵委屈,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。

老尹见我哭了,急忙安慰我,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想让你去拔牙而已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馋我吗?明知道我牙疼,还用我最喜欢的抹茶蛋糕来馋我。”

“那你想不想吃蛋糕。”老尹哄道。

“怎么可能不想呢。”我噘着嘴。

“那你乖乖的去医院拔牙,拔完牙后就给你买好多好多吃的,不仅是抹茶蛋糕,还有雪糕、薯片、果冻、鸭脖等等......”

“我还是好怕呀。”

“没事,我陪这你。”

“好吧,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呢?”

那一年,我和学长看了一场电影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“明天下午三点吧,早做完,你就可以早一点吃好吃的啦!”他说着,拿出手机预约了隔天下午的医生。

隔天下午,老尹带着我来到医院,走到诊室门口时,我临阵逃脱,以人有三急为由躲在了厕所里,像只缩头乌龟似的。

老尹哐哐地敲着厕所门,“你快出来,都叫到了你。”

“我后悔了,可不可以不进去啊!”

“不行,快开门,不然我踹门了。”

最终,我还是被老尹硬生生的拉进了诊室。

轮到我时,医生让老尹去外面等着,说家属不便在这观看。

老尹走出诊室时,用力地握着我的手,像是给我加油打气。

拔牙的过程其实并不可怕,只是起初打麻药的那一针,让我永生难忘,而后,便只是觉得嘴里有根冰冷的棒状物体在牙槽里捯饬。

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。

当我结束一切,走出诊室时,却不见老尹的身影。

我四处寻找,给他打电话也无人接听,等了近半个小时左右,老尹才鼓着嘴巴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“老尹,你嘴巴怎么肿了?”我指了指他的脸颊。

老尹没有说话,指了指门外,示意我出去再说。

走出医院后,他才慢吞吞地说道,“昨天你不是害怕吗?我寻思和你一起做,这样我们就能感受的一样的痛苦了,我才能好好的照顾你。”

“你真傻,你的牙齿又没事。”我一把保住老尹,眼中瞬间噙满了泪水。

那几天里,老尹总会煮上一锅白粥,再配点咸菜,我们俩一边嘲笑着对方肿成猪头一样的脸,一边用勺子喂着对方。

我们的厨房,也因为大大小小的生活琐事,渐渐丰富起来。

起初,灶台上就只摆放着一个烧水壶,后来,锅碗瓢盆,样样具备,电饭煲、电磁炉、烤箱都有了。而我们的鞋柜,也早就放不下我们的鞋子,每次外出,我和老尹的拖鞋就只能随意的踢到一旁。

2017年11月28日,是老尹的生日,也是我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生日,我计划着将自己送给他。

——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