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故事来源:夜生 主播:小黑 主编:也楼(图片与本文无关)我想躺在可爱的九月,做一个从未做过的美梦,遇见和夏天一样的你,难...

故事来源:夜生 主播:小黑 主编:也楼

我晕倒在操场时,被帅哥学长抱了起来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(图片与本文无关)

我晕倒在操场时,被帅哥学长抱了起来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我想躺在可爱的九月,做一个从未做过的美梦,遇见和夏天一样的你,难忘而又热烈。

2016年9月,我独自从家乡来到沈阳,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

第一次见到尹先生,是在骄阳如火的午后。军训时,因为班上同学偷懒迟到,我们被罚站在烈日之下,足足两个小时。

我自幼体虚,还常常因为低血糖而犯晕,暴晒了近两小时后,我直接眼冒蓝光,硬生生的晕倒在了操场上。

半晕半醒间,隐约感觉到有人抱起了我,像是坐上了一台拖拉机,身子不由自主的起起伏伏。

后来才知道,那个将我抱起的人就是学长——尹哲文。

彼时,他正好在操场上跑步,见我晕倒在地上,急匆匆地跑到我的身旁,一把将我抱起,径直的向医务室跑去。

待我醒来时,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背对着我站在床边,他穿着绿色体恤,黑色短裤,一动不动。

我缓缓起身,“这是哪啊?”

他见我发出声响,转过头来,“你醒啦,低血糖还参加什么军训,为什么不请假?”

我正要开口回答,他就递来一张纸条,“这是假条,记得交给老师,不然老师会以为你是故意装病,到时候罚得更惨。”

这时,我才看清他的脸庞,长长的睫毛,大大的眼睛,鼻梁高挺,在白炽灯的照射下,皮肤更显白皙,像是从小说走出来的男主角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一时,我竟有些结巴。

他没再多说什么,把假条放在我的手上后,便直接走了。

我晕倒在操场时,被帅哥学长抱了起来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我注视着他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了医务室里,回过神后,才发现假条上还有一颗糖果,也不知是他随身携带的糖果,还是在医务室里找的,我没有多想,拆开糖纸后,直接吃到了嘴里。

那几天里,我有了正当的理由免去军训之苦,整天在宿舍里无所事事。

直到军训结束后,班上的女生和我聊起学长英雄救“美”的故事,调侃我踩了狗屎运,晕倒了还被学长抱去医务室,简直是偶像剧的情节,她们好生羡慕。

这时,我才从她们的口中得知,抱起我的人是我们学院的风云学长,因为颜值与才华兼具,常常成为众学妹心目中的偶像,我们都叫他——尹学长。

尽管我时常在学校的各个角落与他偶遇,但却一直羞于与他问好,想起第一次见面就晕得不省人事,实在令人难堪。

9月下旬,学校开展一年一度的艺术节活动。由于我们是艺术院校,学校便以比赛的形式,鼓励同学自发报名表演项目,并从每个系的节目中挑出第一名,颁发1000元的奖金。

见到活动海报上的“1000元”跃然纸上,我毫不犹豫地拿着报名表奔向了活动现场。

来到学生活动中心后,我兴冲冲地将报名表递交到工作人员手中,这时,才被告知所有的节目至少需要两人以上才可参赛。

一筹莫展之际,转身就看到尹学长独自一人坐在第二排的长椅上,偌大的学生活动中心里,就他一人孤零零的玩着手机,格外引人注目。

我望着他许久,远远地看到好几个女生上前与尹学长说话,像是在邀请学长组队参赛,但最后都是颓丧着脸离开的。

我一时脑热,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到学长身旁,“学长,你没有组队呀?”

“嗯。”他看着手机,头也不抬,非常冷静地回道。

“那我......我可以跟你组队吗?”

“好。”他依旧一脸冷酷,没有半句多余的废话。

我晕倒在操场时,被帅哥学长抱了起来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我受宠若惊,一不做,二不休,鼓起勇气说道,“真的吗?那我加学长的微信吧。”

“嗯。”他说着,将微信二维码亮在了我的眼前。

就这样,我极其顺利的要到了学长的微信。可是,直到晚上,学长始终没有主动给我发来信息。

于是,我只好以比赛为借口,主动给他发去消息。

每次,我都要对自己发出去的消息斟酌上好一阵子,反复修改对话窗口中的语句,才敢将信息发出,生怕多余的字眼会让他心烦。

可无论我说什么,他却总是敷衍地回应我,“嗯,好,对,不错。”

我见他如此不屑,索性滔滔不绝地向他阐述我对节目的想法与灵感,“我们开场的时候,灯光要暗一些,我们对视着彼此的眼睛......最后,我们还要从远处朝对方跑去,紧紧地抱在一起......”

“嗯。”他依旧敷衍了事,而后便没有了下文。

我见他没有主见、听之任之的样子,自作主张地将所有能够与学长近距离接触的舞蹈动作,全都加在了表演当中。其实,我也曾担心学长会反感这些亲密动作,但转念想起学长拒绝女生时的冷漠,又忍不住将他与我划分为同一营地的圈友。

以公谋私的好机会,我真的不想错过。

经过一晚上的讨论,我们最终决定以现代舞参赛,舞曲选自蔡依林演唱的——《我》。

夜深时,我窃窃地问了句,“学长,你为什么不选女生做搭档呢?报名现场好几个女生都找你组队是吧?”

“对啊, 她们都被我拒绝了,因为女生太麻烦了,还是男的比较好。”

片刻,我又不由自主地陷入了只言片语的字谜游戏,他是?还是不是呢?

这个疑问,伴随着我的整个国庆假期。

我晕倒在操场时,被帅哥学长抱了起来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国庆假期结束后,我和学长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排练生活,我们约在学校艺术楼的102房排练,房间虽不大,但却几乎没有人会进来打扰,每次,我们都可以安静地练上五个小时。

我和学长的参赛节目以爱情为主题而展开,起初,我编排的亲密动作在第一次对稿时,就几乎都被学长否掉了。

“留几个嘛!”我拉着他的手左右摇着说。

“留一个。”学长蛮不在乎地说道。

“两个!”我傲娇地拽住学长的右手,“就两个,可以吧?”

“好吧,依你。”

最后,那些能在场上制造高潮的亲密动作全被他删掉了,就只剩下歌曲前奏时,热恋期的两个男孩用手捧着对方的脸颊,凝视对方。

另一个动作,则是结尾时,我们俩从舞台两边奔向中央,紧紧拥抱的场景。

或许是那段时间形影不离般的排练,又或者是我太过于敬业陷入了角色当中,我竟慢慢的喜欢上了学长。每次约好排练的时间后,我都会主动买好零食与饮料,早早地来到舞蹈室等着学长。

排练时,我也会关注着学长的一举一动,试图读懂他的表情,怕他累,也怕他渴。排练结束后,不管多累,我都会故作轻松地陪他走回宿舍,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时,我才拖着疲倦的身体转身离开。

摇晃的树影透过窗户,映在教室的木地板上,那段时间里,我和学长交融为一体,又互相抽离的躯体也在这小小的房间里上演过无数次,甚至于汗水,都难舍难分。

我还记得与学长排练的第四个晚上,我们没有像往常一样,一练完舞就离开,而是躺在舞蹈室的木地板上看向夜空。

不经意间的一个侧身,我对上他的目光,月光柔和地打亮了他的半边脸,我惊觉于他眼睛异常的清澈,我突然有些无所适从,空气似乎凝滞起来,我开始挠着后脑,打破沉默。

也就是那一刻,我确信自己喜欢上他了。

我晕倒在操场时,被帅哥学长抱了起来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比赛当天,学长穿着白色衬衫,黑色运动裤,眼下镶嵌着一颗白色珍珠,灯光扫过,还反射出耀眼的白光,身上散放着藏不住的唯美少年感。

音乐响起后,我瞬间沉浸在表演当中,凝视学长的眼睛时,我总会久久不能自拔,那棕绿色的眼眸,让我的心跳加速,仿佛真的与学长陷入了热恋,这样,反倒让我的表演更加自然、生动。

颜值与能力并存的学长本就让我们的节目自带光芒,加之耽美的戏码,更让现场观众尖叫声不断,就这样,我们的节目轻松的拿下了一等奖,一千元的奖金,被我俩揽入囊中。

奖金到手后,学长直接说了句,“走!吃饭去。”

一时,我竟有些难以相信,与学长认识的这一个月里,我们从没一起吃过饭,不管排练到多晚,他都不会主动叫我一起吃顿宵夜,有时,甚至还会拒绝我的邀约。

即便是下着雨的凌晨,他也对我不管不顾,自己拿着伞,独自走远。

我不想错过与他吃饭的机会,猛地点点头,“好,下午五点,我来找你。”

“好!宿舍楼下集合!”

回到宿舍后,我急忙地收拾了一下自己,换上一身新买的衣服,精心的打扮一番后,还不忘喷上最爱的香水。

——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