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今日封面人物:小红书@R侠小红书号:457319415图文无关 感谢授权阿鹿说:今天的文章素材,来自于投稿人「R.先生」...

今日封面人物:小红书@R侠

我和「爷们公0」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小红书号:457319415

图文无关 感谢授权

阿鹿说:

今天的文章素材,来自于投稿人「R.先生」故事发生在2018年,初冬的武汉,R.先生和另一位主人公「鸿」相遇了。R.先生喜欢做未来规划,事事想要看得长远;而鸿是一个叛逆的男孩,不喜欢被人左右人生。他们之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?这篇文章的没有华丽的词藻,也没有独特的构思,但字里行间给人一种强烈的真实感。欢迎大家阅读。特别声明:文章中出现了两处有关明星屈楚萧的描写,这谨代表作者个人喜好,为了文章完整度,阿鹿予以保留,但并不代表秘密基地任何立场,希望各位读者知晓。

作者️阿鹿&R.先生

读者「R.先生」投稿故事

投稿标题:《给三年前的我们

1

致2018年的自己:

我是2021年的R,虽然听起来有些唠叨,但是作为“过来人”的我,有些话一定要告诉你。

2018年11月,你会在小蓝上遇到一个叫鸿的男孩,当时他才18岁,是一个叛逆的少年。他学历不高,不懂人情世故,他又抽烟又酗酒又纹身还沉迷游戏,他不仅很懒还有起床气,他没有正儿八经地工作,虽然经常加班但还是连自己都养不活......

但他依旧很努力地想证明,自己不靠别人也能活得很好。虽然他有很多缺点,经常惹你生气,但他当时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。而且他真的帅,很像屈楚萧。

请你要自信一点,一定等他教他带着他,不要再冲他发脾气,不要把他弄丢了。因为在未来的几年里,你会一直想念他,想念他

——2021年的R

2

我还记得,那天是2018年的11月20日。

从健身房回家后,百无聊赖地刷着小蓝。突然刷到一个男孩子,签名简简单单几个字:“爷们公0”。没有过多介绍,头像是张寸头侧脸照,虽然只是张侧脸,可还是掩饰不住他难以言表的英气。

软件上显示,距离大概只有一公里,我们简简单单打了个招呼,介绍了一下自己,便约在一家烧烤店见面。11月底的武汉已经很冷了,那天晚上还刮起了风,吹在脸上略有寒意,我套了件呢子外套,出了门。

我开着双闪在车里刷着抖音等他。没过多久,有个寸头男孩敲了敲我的玻璃,挥着手打招呼,那是一张非常阳光的脸,咧着嘴,笑得非常开心。

外面冷,我让他进车里来。他坐在副驾驶,搓着手哈着气。我上下打量了下他,寸头,眼睛不大,鼻子挺挺的,脸上被风吹得有些泛红,个不高,很典型的南方帅哥。

他就穿了一件很薄的袄子,里面只穿了一件T恤。我想应该是没穿秋衣和秋裤的。我赶紧把暖气打开,过了一会车里暖和起来。

我们没头没尾地聊着天,无非就是工作,家乡,未来...他老家是襄阳的,高中毕业后他爸给他报了武汉的一所警官学院,他不想当警察,就把录取通知书撕了,跑到武汉来了。

然而这件事后来成了我们很多次吵架的导火索。他说他在武汉做过很多工作,现在在我们公司公寓附近做房地产中介,用我的话说,这是朝不保夕的工作。

在武汉,高中毕业,没有学历,没有人脉,没有背景,想想就知道有多难,好在他还年轻,还有走错路的资本。

我们没有目的地开着车,欣赏着这个城市的夜景,看着小区里万家灯火通明,看着窗户边来来往往的人,看着路边摊冉冉升起的烟,感叹着这座城市多美好啊。

聊着聊着,我不知道怎么了,嘴巴不受脑子控制,问了他一句,“你要不要做我对象,我们相处试试。”

那时候,我24岁,以为他23岁。他盯着我看了几眼,转过头去看着窗外,

“我上一段感情分手才没几个月。”

……

“哦,你上段感情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他想了一会说,“算了,以后再说。那我们试试吧。”

就这样,没有太多浮华的剧情,我和认识不到三个小时的他,在一起了。

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常会想,那时候我是不是做错了,在没有了解他的前提下就匆匆表白,就匆匆决定在一起。

会不会圈里人的感情大多都是这样,匆匆忙忙开始,寥寥草草结束。现在我才明白,错的不是开始,错的是结尾。

3

在一起后的日子与以前也没有太多改变。

因为要带客户看房子,我下班的时间,正好是他忙的时候。如果碰到他加班,我就在他们店附近等他下班,一起吃宵夜。如果他不加班,我们就会像其他小情侣一样,一起吃饭,看电影,逛街。日子就这样过着。

有一次我去健身房,快结束的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。健身房就在他住的地方附近,我打电话让他来接我。雨越下越大,没过一会他就到了,还是穿的那件小袄子,手冻得通红。我赶紧拿过伞,握着他的手,塞进我衣服兜里。

这么大的雨,要他送我回去,再自己回来实在太麻烦,最终决定去他那借宿一晚。他住的是他们店里的房子,两间房,一个卫生间。他还有一个室友。不过他室友基本都是关着门打游戏,我从来没有见过。

我们蹑手蹑脚进了他的房间。房间里很简单,一张单人床,一个柜子,一个床头柜,一个空调就什么也没有了。床上被子没有叠,床头柜乱糟糟的,有外卖饭盒,零食袋,水瓶,装满了的烟灰缸。

他看我瞅着他的床头柜,忙解释说,一个人住,没怎么整理,然后连忙开始收拾起来。我还无意间看到了他的身份证,好家伙,他骗我说23岁,其实才18岁!才刚高中毕业。被我识破,他还嬉皮笑脸,问我是不是捡到宝了。

一通收拾之后,他给我接来洗脚水,让我泡泡脚就睡觉吧。说实话,那是第一次有人给我倒洗脚水,心里还是蛮感动的。

那时的我从心里下定了决心,一定要对他好。他洗漱好上床,我们各自刷了会手机就关灯睡觉了。我们抱着睡在一起,接吻,抚摸。

我换床睡不踏实,他枕着我的手臂,我以为他睡着了,就把手臂抽出来,转了个身。但是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从后面抱着我,奶声奶气地说了句,“哥哥抱着我睡好不好。”

那时候的场景,那时候的氛围,那时候他说话的语气,至今我仍记忆犹新。我的心瞬间就融化了,翻过身抱着他就这样睡着了。

他床上的被子跟他身上穿的袄子一样单薄。已经到武汉的十二月了,我是真的怀疑,这么薄的被子,这么薄的床垫,晚上不会冷?

事实证明,我是对的。虽然我已经把呢子大衣盖在了床尾,晚上我依旧被冻醒了。第一,因为被子单薄,第二,因为那货喜欢卷被子!没得办法,只能抱着睡。

果不其然,第二天就开始流鼻涕了。往后的日子越来越冷,我怕他也冻着了,就去买了床被子给他送过去,然后又厚着脸皮去他那蹭了一晚上。从此以后就开始了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。

他笑着说,“以前有人给我送背包,送衣服,送鞋子的。还第一次有人给我送被子。你还真是个人才。”

“那是,你男朋友是经济适用男。”

那时候一周七天,我周一周三睡公司公寓,周五周六晚上固定回父母家,周二周四周日会去他那睡。

去的次数太多了,难免会碰到他室友。有一次我在洗漱,他室友突然从房间里出来敲厕所的门,把我吓得半死,还好室友敲了几下看没人回应,就又回去自己房间了。

我听门外没动静了,赶忙收拾一下逃回房间。从那次以后,我下定决心要买房子。我们要在武汉安个家。

那个时候他喜欢玩一款听音乐跟歌词唱歌的游戏,他喜欢听英文歌,遇到不认识的单词、不会唱的句子就甩给我。我常常借题发挥,以过来人的身份“居高临下”地说教他,劝他回去继续读书,读一个大学文凭,以后好换工作,为我们的未来做做打算。

每次一提到这件事,他就不耐烦,说我不懂他,老在逼他。经常因为这件事弄得不愉快。我想他上进一点,这样对大家都好,但他那时候只想走一步算一步。

4

2019年元旦,有一个发小要嫁到北京了,约我们几个好朋友去北京跨年,而他要加班,就没和我们一起去。

去北京看了新年第一天的升旗仪式,回来的时候给他带了北京的稻香村、北京特产烟。那家伙开心得像个孩子,抱着我在我脸上狠狠亲了一口。

那段时间,我很确定我们是真的互相喜欢,他什么事都黏着我,工作上开心不开心的什么都会跟我说,我也会带参加朋友的生日会,带他去吃武汉各种美食。

转眼间就过年了,我送他去火车站,帮他提行李,因为他初六开始上班,我们约好着初四晚上,我来接他去我家住一天,初六早上我再送他去上班。

过年期间无外乎就是各种酒局聚会,虽然才分开几天。但是我已经明显感觉到,我确实是喜欢上他的。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有没有他的消息或者给他发早安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终于熬到初四,我去汉口火车站接他。打电话说已经出站了,我站在广场中间不停四处张望寻找他的身影。突然有个人从背后跳到我身上环住我的脖子,大笑着说,“哥哥有没有想我呀!”

是他,是他,是他的声音。我转过头,还是那个熟悉的笑脸,熟悉的小寸头,没有一点儿改变。

都说小别胜新婚,可还没甜蜜多久,我俩就因为一件小事闹得不愉快。

他上班的地方离我父母家车程一个多小时,初六他上午九点上班,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七点半之前出发才能不迟到。

前一天晚上说得好好的,早点起来吃早餐,然后再去上班,我妈妈早上六点多起床,煮的饺子和鸡蛋。我自己是六点四十左右起床开始叫他,结果他那该死的起床气,从六点四十拖到七点二十。

我要他吃点东西垫垫肚子,他说没胃口不想吃。我当时脸色就不好了。“我妈一大早六点多起来做的早饭又还是过年,随便吃点,至少把鸡蛋吃了。”他还是死活不可吃一口,也不愿意多做解释。作罢,我忍着没发火。

在车上,我仿佛失去理智,一点儿也不冷静。我质问他,“提前说好在家吃早饭,我妈才六点多起来做的饭,为什么一口都不愿意吃,如果提前说不在家吃,我妈就不用起大早做饭。”

还说了很多伤他心的话,诸如我家庙小伺候不了他,这样的。他灰着脸说,对不起,他知道错了,也不愿与我多争辩。

一个小时的车程,空气好像冻结了一样,我开着车,他眯着眼睛,全程无语。

我并不是妈宝男,生活从来都是自己做主,我母亲也很少干涉我的生活和决定。只是在我求学那段时间里,父亲下岗坐着小生意勉强度日,家里生活主要靠我母亲的工资来维持,我亲眼看见过母亲起早贪黑,买菜时为了几毛钱的价格与人讨价还价的艰辛,所以平时不愿意让她受委屈。

但这次确实是我失态了,其实我只需要帮鸿把早饭打包好,让他在车上吃就好了。是我没有处理好,才导致后面一系列的矛盾发生。

从这以后,他回复我的消息开始变慢,有时候我上午给他发消息,他到晚上才回,甚至有时一整天都不回。去他那睡觉的时候,他也背对着我睡,一起吃饭的时候也只玩手机不跟我说话。我真切地感觉到什么东西正在偷偷溜走。

然后我做了第二件错事。

5

我重新把小蓝下载下来,用新邮箱注册了一个新号。我发现有时候他不回我的消息,但是小蓝上却显示在线。

我因为这件事冲他发火,把这段时间积累的怒气全都爆发出来,对他说,“我感觉我们不太合适,先分开冷静一段时间再说吧。”然后关了手机,没有再看。

下班的时候,大概晚上八点左右,我开机看到他给我发的消息。说他请了假没上班,喝了些酒,好难受,他知道错了。我又开始心软,给他电话过去问他在哪有没有吃饭。我去找他,给他买了饭,他坐在我对面,一口一口把饭吃完,眼睛红红的。

不到一天,我们就和好了。可是这件事并没有结束。

没几天,他又开始不回消息。更有甚者,他前脚才和我分开,下一秒就立刻小蓝在线。

事实证明,开小号监视他只有0次和无数次的区别。这件事就像潘多拉魔盒,在我心里种下了心魔,且越长越大,再也难以祛除。

后来我没有再与他发火,只是说他再也不关心我,我们就像老夫老妻,他也没有回我一句话。

2019年三月份,我们在一起100天。我说我们要不要庆祝一下。他不愿意,嫌麻烦,“这才100天就要庆祝,那半年、200天,各种大节小节不都要庆祝?”我也没跟他争,提前在商场买了一双耐克的球鞋,想100天的时候送他。

100天当天,我兴致勃勃去到他们店附近,要他出来,我有东西给他。他说请假了在宿舍里休息。我说那挺好啊,我把东西送到宿舍去就好了,还能一起吃个饭。他死活不要我去,说实话,我知道他宿舍在哪,我可以自己去。但是我又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。

后来我撂下狠话,你今天要不出来,我们就分手。这一次,他没有服软,回了我一段语音,“你他妈是不是有病,老子今天就是不想见你,你怎么这么烦。”

我听完这段语音,什么话也没说,删除了微信好友。然后一晚上,一整天,一周,我都在等他的好友申请,但凡在这期间哪怕他有一次主动联系我,微信,电话,短信都可以,我都会原谅他。

可是他没有。这一次,我赌输了,还把自己搞的失魂落魄遍体鳞伤。

我们就这样断了联系。

6

2020年,我有一次把他加回来过,那时候他说他有事回了趟襄阳。我们约好等他再来武汉见面吃个饭。

他告诉我当时是他的错,没有好好珍惜我,没有多关心我。他现在有新的对象,他会帮他对象带早饭,洗衣服,内裤和袜子。

我当时其实挺伤心的,为什么被我宠的啥事都不干的孩子,在别人那什么都干。其实把他加回来,我是想跟他和好的,但听说他重新恋爱了,我就没有再说什么,也没有再约他。

我没有告诉他,我跟他约定好的我们的房子,后来我买了,离他们店不远。这两年我一直单身,一直很想他。他的照片,我们的照片,保存在百度云盘,一直都没有删。可是人生呀,谁又能猜到结局,错过的人和事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

后来我们成了朋友圈点赞之交,再后来,因为我姥姥的关系,我开始与拉拉相亲,开始准备形婚,老一辈人总想看着孩子们成家立业才好放心离开。可是没等我带着女孩去见姥姥,她就先走了。形婚的事也就作罢了。

可能是他在朋友圈看到我要“结婚”的事情,他把我的微信好友删除了。这一次,我也很冷静,把他的联系方式全部删除,从此再也没有联系。

也许我能给他最好的祝福就是从此以后不再打扰。

前两天我一个人去看了屈楚萧的新电影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,又想起他。有感而发写下这篇文章。

那时的我不是最好的我,那时的他也不是最好的他,我们在不知道是正确还是错误的时间相遇。最好的我们之间隔着数不清多少的旧时光。

如果有幸还能遇见,我想我会像第一次遇见一样,咧着嘴笑着说一句,你好,鸿,好久不见。

声明:本故事系读者「R.先生」投稿故事,阿鹿仅做了部分修整。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