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3月27日,塞尔维亚总理布尔纳比奇在接受采访时称,在塞尔维亚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,中国是第一个向塞方提供帮助的国家。她说,她确实打算在疫情结束后,“为中塞钢铁般的友谊竖一座纪念碑,这意味着我们与中国的伙伴关系有多么重要。”

一个多月前,布尔纳比奇喜得贵子。她的同性伴侣产下一位男婴伊戈尔(Igor),让布尔纳比奇成为全世界首位与同性伴侣育儿的在职国家领导人。

我们的学校准备好迎接同性恋家庭抚养的孩子了吗?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现年四十三岁的布尔纳比奇于2017年6月担任总理,是塞尔维亚史上首位女性和同性恋总理。作为一名公开的同性恋者,布尔纳比奇在2016年进入政界时,曾遭受到了诸多非议。而在亚历山大·武契奇2017年4月当选总统后、亲自挑选布尔纳比奇担任总理,让塞尔维亚的性少数群体看到了希望。

塞尔维亚并不是一个对同志友好的国家。“这个国家65%的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疾病,78%的人认为,不应该向家人公布自己的同性恋身份。”当地同志权益人士接受采访时说。

可以说,这样的群众态度,让当地同志友好度甚至不及中国。在凤凰网2015年的一个调查中,中国29%的网民支持同性婚姻。而认为同性恋是病的比例,相信就更低了。

我们的学校准备好迎接同性恋家庭抚养的孩子了吗?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因为反对率高,也造成在塞尔维亚,同性伴侣无法获得合法的婚姻关系,无法领养共同的孩子。所以选择通过人工辅助生育技术,实现当妈妈的梦想,成为总理妇妇的选择。

而这样的“做而不说”,可能让批评她的声音会减少。因为自从她当选总理以来,拒绝就同性婚姻明确表态,受到广泛批评,同志社群认为她做得很不够。

2

“全世界首位与同性伴侣育儿的在职国家领导人”这个定义,传递了怎样不同的信息?

在我看来,说明全球同性恋政治家进入了更年轻的一代,相比于过去,到了50,甚至60岁才出柜的政治家,年轻一代,性倾向已经不再是负担,甚至成为加分项,让选民们觉得更加亲切。

红的发紫的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,皮特·布蒂吉格今年只有38岁,在2月初党内的竞争中呼声胜高,后来为了为建制派拜登让路而退选。相信,2025年总统选举时,42岁的布蒂吉格会更加成熟,根基也更为牢固。有着极大的竞争力入主白宫。

当然,年轻一代同志政治家今天能如此幸福的参选,得益于上一代人的努力争取。

2009年2月,68岁的西于尔扎多蒂就当选了冰岛总理,成为第一个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冰岛总理,也被称作是世界首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首脑。西于尔扎多蒂与同伴侣共同生活多年,两人于2002年就办理“民事结合”。2010年6月27日冰岛正式颁布承认同性婚姻的法律,当天,总理妇妇成为冰岛历史上第一对依法结婚的同性伴侣。

还记得,2013年,她访问中国时的新闻吗?官方声明表示,“冰岛总理约翰娜·西于尔扎多蒂将于4月15-18日携夫人约尼娜·莱兹多蒂正式访问中国。”

我们的学校准备好迎接同性恋家庭抚养的孩子了吗?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西于尔扎多蒂和她的妻子

而总理携同性夫人访华,央视该如何报道?成为大家关心的八卦议题,也算是外交领域的一个新课题。在结束访华前的一段视频中,西于尔扎多蒂,感谢中方对于她和夫人访问期间的热情接待。

比利时前首相迪吕波,早在1996年,就曾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。当记者追问他是否同性恋时,他直率回应:“没错,我是同性恋,那又怎样?”从不遮遮掩掩。

2013年接任卢森堡首相的贝特尔,是位1973年出身的小哥哥,跟他高大英俊的建筑师男友德斯特内也是夫唱夫随,出国访问,也小手牵着,不停地秀恩爱、撒狗粮。

在此之前,同志政治家还曾当选过巴黎市长、柏林市长,德国外长等职位。在欧洲,这越来越不是个事。

3

仿佛是一夜之间,在高层交往中,不管这个国家对同性恋态度如何,都需要去面对越来越多的同志政要了。措词,外交礼节,都不能再是原来的两元性别模式。

在2017年的北约峰会上,领导们在忙着开会,第一夫人们也凑齐了来张大合影。卢森堡的第一夫人Gauthier ,就是站在最后面的那位大高个男人,看到没有?无论你服不服,他就站在那儿。

我们的学校准备好迎接同性恋家庭抚养的孩子了吗?-江苏同志网_聊天室-交友-社区-会所-江同公益网

北约峰会上第一夫们合照

社会进步,和已经存在的事实,倒逼人们去学习。

10年前,我在洛杉矶参加一个party,一位妈妈带着她14岁的女儿一起过来,她说,她和女儿都不是同性恋,但她女儿的班上,有三个同学,来自同性恋伴侣抚养的家庭。所以,她鼓励女儿要多多参加这样的聚会,更能理解和支持性少数家庭成长的同学。

“一点差别也没有”她的女儿说。

是的,有爱的家庭长大的孩子,不会有差别,差别往往来自于人们头脑中错误或狭隘的认知。

而今天,在中国的一些大城市,家长们也需要面对这个新现象了。

从我工作中了解到的情况来看,我估计,中国目前同志伴侣(或单身同志)家庭抚养的孩子在十万这个级别了。不管你如何看待同性恋,他们的孩子正在成长中,可能会跟你的孩子一起在幼儿园里,小学、中学、或者大学里成为同学。

你的孩子如何与这些性少数家庭成长的孩子相处?对很多家长来说,都是一个亟待学习的新事物。

而我们的教育系统,我们的老师,是否做好了准备?当你布置作文题目“我的爸爸”或者“我的妈妈”时,你会考虑到班上那些在两个爸爸或者两个妈妈抚养下的孩子,如何去写这个题目吗?

如果老师说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结婚,才是正常的家庭,你班上的学生听了,会做何感想?

塞尔维亚总理布尔纳比奇喜得贵子,但同志伴侣抚养孩子这一话题并不是只有欧洲或美国人才需要面对。

在中国,这也是一个越来越庞大的,事实性存在的,需要面对的一个真实性议题。

但,我们准备好了吗?